周继红:其实很介意"奖金门" 说话不婉转招反感

时间:2019-06-07  author:第五瓷展  来源:免费注册送59元体验金  浏览:104次  评论:121条

  她是中国第一个跳水奥运冠军,但人们更为熟知她中国跳水队领队的身份;她屡次被推到舆论的风口浪尖,成为各种“门”的主角;她是媒体公认的“铁娘子”,有人说她难以接触。她就是周继红,中国竞技体育中的一个标签式人物。今日,跳水世界杯在伦敦拉开帷幕。出征之前,她在济南接受了记者的采访,袒露自己的心路历程。

  - 人物名片

  周继红1965年1月11日出生,湖北武汉人,中国第一个跳水奥运会冠军,中国竞技体育中的标签式人物。1986年退役,1990年出任国家跳水队教练,1997年底升任国家跳水队副领队,现任游泳中心副主任、中国国家跳水队领队。

  - 个人荣誉

  ●1984年洛杉矶奥运会获跳水女子十米台冠军

  ●1994年入选国际水上名人堂

  ●2000年中央国家机关十大杰出青年

  ●2001年中国十大杰出青年

  ●曾荣获湖北省特等劳动模范,全国新长征突击手,全国“三八”红旗手称号,获得全国“五一”劳动勋章,三次国家体育运动荣誉奖章

  - 名词解释

  奖金门

  2008年初,于芬对外宣称自己应该得到的过百万奖金,仅仅拿到157000元。于芬将一封检举信发到了国家体育总局纪检委。于芬在检举信中声称,中国跳水队财务管理严重混乱,身为跳水队领导的周继红等人没兑现本应属于他人的巨额比赛奖金。

  后国家体育总局监察局负责人回应称,称奖金发放手续清楚完备,不存在周继红个人侵占奖金问题。

  内定门

  2009年10月,在第11届全运会跳水比赛结束后,跳坛名宿熊倪的启蒙教练也是那届全运会的执法裁判大爆当届全运会跳水“黑幕”,声称全运会跳水金牌全部内定,而操纵金牌归属者不是别人,正是国家游泳运动管理中心副主任、中国跳水队领队周继红。对于相关质疑,周继红做出了回应。

  【少年游】

  曾紧张到脑子一片空白

  “我这个人不是很喜欢回忆过去。”2月14日下午,新落成的跳水队山东基地略显安静,队员们正在训练。周继红让工作人员打开餐厅的门,坐到了最靠外的一张餐桌旁边。她说自己并不是一个怀旧的人,即便话题是她职业生涯最辉煌的顶点――洛杉矶奥运会,她成为中国奥运史上第一位跳水冠军。“我很少有时间回忆过去,除非碰到一些老人,曾经一起经历过那些事的人。我们坐到一起聊天,才会说起那时候如何如何。一般我自己很少去回忆。”周继红说。

  往事已经成为过眼云烟。不过,当年的心路历程刻下了深深的烙印。1982年,她曾在世锦赛上折戟沉沙。“我第一次参加世锦赛,觉得自己技术水平已经很高了。可能第一次参加大赛太想拿冠军了,在比赛中特别紧张。紧张到自己都感觉不到紧张的程度,脑子里一片空白。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跳下来的。”

  这段经历让她浴火重生。“1983年世界杯,就没有这种紧张的心态了。”周继红说。

  在洛杉矶奥运会女子十米台比赛中,她击败了名气更大的队友陈肖霞,“也可以说是爆冷。她是老队友,1981年世界杯拿了冠军,比我有经验。我也不是没实力,和她不相上下。她名气大一些。1983年世界杯,我拿了冠军,她是第四。只是大家不知道。”

  【浪淘沙】

  会纠正记者的业务差错

  周继红更为外界熟知的身份是“梦之队”领队。她第一次带队出征奥运会是在2000年,至今已经历三届奥运会。

  从运动员、教练员过渡为领队,让她更为熟悉队伍。“可能我更加容易了解运动员。因为自己过去做过运动员,运动员的想法,包括训练上的小脑筋,很容易看出来、读得懂。”周继红说。

  她向来推崇业务。在接受采访时,如果记者的提问中出现业务上差错,她会纠正过来。常熟世界杯三米板的亚军是乌克兰队员,记者误说成俄罗斯选手,她笑着进行了纠正。如今,周继红另一个身份是游泳中心副主任。她坦言仍是一门心思抓业务,“业务是我生活的重心。我现在主要精力还是队伍上,实际上(运动管理)中心不就是讲业务的地方吗?(运动管理)中心的主要工作是创造业务成绩,各个方面都是为这个服务的。”周继红说。

  北京奥运会,“梦之队”只差一金完成包揽。言及伦敦奥运会,周继红说:“我们只能尽最大努力,不会特别差,但也很难说特别好。”

  【定风波】

  “奖金门”“内定门”其实很介意

  过去的若干年,周继红一直处于风口浪尖。北京奥运会之前,于芬掀起了“奖金门”。在山东全运会上,“内定门”同样在舆论上掀起轩然大波。

  面对外界的纷纷扰扰,周继红也坦言不介意是假的。“说我什么都不介意是不可能的。人的思想境界不可能马上提高。还是要分阶段地面对这些事情。有时候觉得不是坏事,回过头想想没什么好介意的。”周继红说。

  如今,回望这段经历,关于委屈与否,周继红承认更多的在于个人的心境。“人有一些委屈是很正常,任何人都有委屈的时候。或许你自己觉得受了委屈,但对方却并不这么认为,只是你自己没有想开罢了。你的想法与别人的想法没法融合,可能会觉得受了委屈。”周继红说。

  赛场外和赛场内,形形色色的压力与周继红如影随形。她对待压力的方法只有一个字――“静”,“没有特别独特的方式,我反而特别愿意静一些。有时候希望会跟朋友聊聊聚聚。我喜欢的是能够静一些,不太希望被过多打扰。”

  【诉衷情】

  说话不婉转会让人反感

  采访进行约半个小时,周继红询问记者是否要喝水。即便被婉言谢绝,她还是起身到冰箱里拿出几听可乐来。

  之前,周继红给外界的印象是一个“铁娘子”。听到这个,周继红并不太认同,笑着进行了回应,“我没有办法给自己定位,这是你们给我定的位。”

  很多时候,她给外界的感觉是比较难接触。周继红直言这与她说话的方式有关,“我有时候不太委婉或者婉转地去拒绝。有时候比较直接,可能别人会觉得不太容易接受。这个风格一开始改不了,让人家心理很不舒服,难免觉得我比较硬,不好接触。”

  分析个人的过往经历时,周继红承认,这与她更为注重业务密不可分。“我一直都明白,只是我这个人不喜欢��唆。和以前经历相比只关注业务这一块,不太去想树敌或者得罪不得罪别人的问题。因为这样会很累,特别累。我可能把更多精力放在业务上,其他不去考虑,也无所谓。我这个人想得挺开,也还好。”

  话虽如此说,周继红还是进行着改变。“有时候不太顾忌,实际上这样也不好。”周继红也在经历着思想上的转变。

  本版采写/本报特派济南记者 张宾